何清涟:一份未能出版的中国大外宣研究报告-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6-05 18:30

  近日,中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蓝衣女记者对“红衣女记者”张慧君翻白眼事件,翻出红衣女就职的全美电视台——American Multimedia Television USA (AMTV),是华人秦嘉豪(Yong Qin,Jason Quin)投资创办的外宣媒体,于是带出中共大外宣这个政治话题。我不由得想起自己2012年完成的一份《中国大外宣》研究报告,以及这份报告被雪藏的原因,总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

  中国大外宣媒体早就进驻美国时代广场

  中国官方于2009年决定投入450亿元人民币巨资在全球推广“大外宣计划”,藉此与西方媒体“争夺话语权”。当时我就关注到这是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向一NGO提出申请,获得回复并给予研究资金,2011年,我完成了这份报告。

  当时,中国对大外宣英文媒体(非洲以外区域)的投入还刚开始,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有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北美总分社进驻时代广场,与路透社、《纽约时报》、新闻集团等世界著名新闻机构为邻,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People’s Daily Online)在纽约曼哈顿区帝国大厦30层租用办公场所等。

  这些醒目的攻势终于让美国媒体业感到“中国人来了”。美中关系中心(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Orville Schell表示:“当我们的媒体王国正像喜马拉雅的冰川一样在融化,北京却正在扩张。他们想尽可能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信誉的新闻业标志地抢占一席,所以他们要到纽约,要到(时代广场)这一标志性的地点,这就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中国在非洲办过一些英文媒体,但非洲国家的上中层更喜欢英国的BBC、《金融时报》等,只有底层比较喜欢新华社消息。老牌外宣媒体《中国画报》免费常年投送美国国会议员的邮箱,其中大多数未拆封就直接进了垃圾桶。传播学的一条定律是:资讯的传播不等于资讯的到达,只有社会底层喜欢的媒体,无法影响一国政治、经济决策,因此中国的大外宣在2009年之后,只有中文媒体在海外攻城掠地,英文媒体乏善可陈。

  研究报告被雪藏

  由于大外宣的重点是华文媒体,我这篇研究报告的重点,也是研究以美国为主的海外华文媒体、台湾、香港。当然也涉及到非洲的大外宣。从资料方面来说,已经是尽可能地搜集到相关的中英文资料。写成后,除前言、结语之外,主体共分五章,目录如下:

  前言:中国“大外宣”与文化公关

  第一章 中共对外宣传历史概述

  第二章 中国“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第三章 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北京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控制

  第四章 香港回归后媒体的喉舌化

  第五章 中共政府对台湾媒体的红色渗透

  结语:中国的形象焦虑症与“大外宣”效果

  中国政府一直宣称“海外统战三宝”:华人社团、华文学校、华文媒体。不少供海外华人子弟学习中文的华文学校,有中共身影,即使在孔子学院渗透美国之后,渗透华文学校的努力也未减少。我在《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里面,概述了中国政府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渗透、间接控制、直接控制。其余各章的标题,已经很清楚地标示了内容。

  本报告是想提醒世人注意:今后的所谓外媒当中,将有不少是中国政府投资办的媒体,这些媒体的最高目标是在国际社会争夺话语权,最低目标则是为中国人洗脑。当中国人看到五光十色的海外媒体在报导中国的辉煌成就时,说不定真会错把杭州当汴州。

  但这份8万多字的研究报告未能出版。资助我的NGO执行总裁原来非常积极,说将把这份报告中的香港研究部分拿去征询香港办公室的意见,听取修改意见后再出版。我当然同意,但我并未想到等来的结果是不再出版。香港办公室的意见是什么,我不清楚,后来辗转听来的是:会得罪许多香港媒体,让他们在香港陷于孤立。

  报告被多次借阅、译介及部分传播

  但中共推动大外宣的行动越来越热,不时会有各种新闻出来。遇到这种时候,我会将报告的部分内容结合当时的事件写成短文发表,例如,《揭开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世界华文媒体的政治版图——北京对海外华文媒体的控制》、《晾晾多家港媒老板的政治面目》、《海外华文媒体缘何心向北京?》、《红色资本渗透与台湾媒体“靠岸”》、《同床异梦的“世界媒体峰会”》。

  因为这些短文,不少人知道我熟悉这个领域的情况,有相关事情时,总来向我咨询。比如美国之音中文部在2011年初面临裁撤风险时,曾向我借阅过这份研究报告的初稿,作为去国会游说的资料参考。2017年2月,龚小夏女士再度回到VOA中文部主任这个位置上之后,曾满怀雄心让中文部再展辉煌,也向我借过这一报告,获得我的同意后,将其中重要内容译写成一份专题报告交呈国会相关议员,据说参议员鲁比奥(Marco Antonio Rubio)很欣赏这份报告,从此很关心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2018年2月,原华盛顿驻华记者潘文(John Pomfret)写信给我,要求采访关于中国的大外宣,我认为他是用英文写作这题材的合适人选,将这本研究报告全本提供给他,希望对他的研究有所助益。

  大外宣的攻城掠地

  在我的研究报告雪藏在我的电脑里之时,中国大外宣在海外的发展堪称突飞猛进,那些小的并购,比如2009年俏佳人传媒全资并购了“美国国际卫视”并改名为“国际中国电视联播网”、松联国际传媒和天星传媒收购了美国中文电视频道“天下卫视”等等还不足挂怀,但有些大的收购,比如2015年阿里巴巴收购英文报纸《南华早报》,让这份名声不错的老牌名报成了中共喉舌,其影响不可忽视。

  2016年,香港记者协会以《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为主题,发表《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报告表示,香港的“一国两制”在北京政府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下受到更严峻的挑战。年报编辑、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一国两制’已经变成‘一国两魇’。香港26个主流传媒中,有31%是中国政府直接控制,或由中资占大多数,用这样的方式控制言论自由,香港人非常担忧北京的控制力伸入香港,影响言论、出版、新闻自由。”

  今年1月,号称美国华裔首富的黄馨祥以5亿美元高价收购了《洛杉矶时报》及其旗下的《圣达戈联合论坛报》,中国媒体喜气洋洋地报导了这条新闻。尽管没有资料表明黄馨祥的收购与中共有关系,但社交媒体上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洛杉矶时报》将成为外宣媒体。

  中国方面想买《洛杉矶时报》由来已久。2008年,美国第二大报业集河北11选5基本走势图团——美国报纸出版和广播集团论坛报公司提出破产保护申请,消息传出后,就有人建议中国企业收购该公司旗下的《洛杉矶时报》,借其向世界传递中国的声音。当时《人民日报》一位“在美国多年”的高级编辑丁刚认为:“《洛杉矶时报》有自己长期形成的办报方针和风格,而它所隶属的公司老板并不能主导其办报方针,因此,即使该报真的被中国企业成功收购,其风格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因此也不会向网友希望的那样,‘借此向世界传递中国的声音’。”

  丁刚只说了事情的一面,未说出来的真实原因是:中国方面直接收购可能会被拒绝。2010年,美国《新闻周刊》寻求收购,中国南方系列的《南方周末》提出收购申请被拒,时任《南方周末》总编的向熹认为,竞购失败的原因“可能在于竞购者的国籍,而不是给出的价格。”考虑到美国方面的政治考量,《洛杉矶时报》被迂回收购的可能性存在。

  可以说,中国大外宣在海外攻城掠地,早就是“房间里的大象”,只是很多人视而不见罢了。2014年两会期间,澳大利亚环球凯歌一名叫安德里亚·于(Andrea Yu)的女记者多次获得提问机会,以“提问姐”之名走红,该记者服务机构的“假外媒”身份暴露,2018年两会期间蓝衣女翻白眼事件,终于乘中外舆论对中共修宪问题的高度不满之势,高度放大传播至世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古立

  中国修宪,习近平全票当选中国首任合宪合法的永续国家主席。两天后,普京第四度高票蝉联宪法上只许连任两届的俄罗斯总统。美军太平洋总司令哈里斯预期六十五岁的习近平不难续任三十一年至2049年——中共建国一百周年。普京年长习近平一岁,美国军方没有估计他会在位到何时。

  毋庸置疑的是,习、普皆为新时代、有社会主义极权特色的强人,他们统领的中国及俄国挑战苏东波冲塌柏林围墙后美国及欧盟联手建立以自由、民主为核心价值的国际秩序,掀起了新一轮的武力竞赛:哈里斯指中河北11选5走势图国空军的装备发展迅速,到2019年底美国空军将丧失其优势;普京则炫耀其无限射程、无从拦截的导弹。此番竞赛势将耗损冷战结束、东西方阵营裁减军备带来的三十年“和平分红”(Peace Dividend)。这固然将拖慢全球经济的发展步伐,更窒碍人们改善生活质素的努力。

  大炮先行 民生福利让路

  到头来这是个所谓“大炮或牛油”(gun or butter)的取舍。即以中国而言,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早有“韬光养晦”的训示:搁下大炮,集中资源让人民搞好生活。可是刚公布的财政预算显示国防开支将增加7%,幅度大过经济的预期增长;足见威权统治,大炮占尽上风(那当然只是牌面的数字而已,没有公开的国防开支到底有多大,外人无从得知)。大炮先行即是教育、医疗、基建等要让路,那又能不扯低人民的生活质素。

  大炮与牛油并举又如何?美国试过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越战升级的同时向贫穷宣战,推出所谓“大社会计划”(The Great Society),福利开支猛涨。结果?财政赤字连绵,触发通胀,病变为“滞胀”(stagflation)——失业率与通胀双双攀升,人民要承担沉重的后果。经济消沉十多年,到列根总统在80年代初发动减税、削除干预的供应学派改革,方见起色。

  威权统治卡死市场运作

  威权统治,扩充军备殆为指定动作。武器厉害既能攘外,对内更大长民族志气,有维稳巩固权位之效。然而此非免费午餐。大炮先行的代价是牺牲牛油,打击民生福利。中央集权更必然卡死市场运作以致经济不前,进一步损及民生。威权统治是以衍生自我毁灭的内部矛盾——生活水平下降而穷兵黩武累积民愤终致政权崩溃。

  无论中国或俄罗斯人都看过这套陈年残片了。万料不到的是,分享和平分红三十年后,中国、俄罗斯这对社会主义遗孤竟双双走上回头路,让威权统治重新抬头。可是时代巨轮滚滚向前,突飞猛进的资讯科技早晚将拆穿威权统治外强中干的西洋镜。当前上映的陈年残片将以互联网的速度落画,是可定言。替威权涂脂抹粉唯恐不及的政治掮客(及一众马屁精、擦鞋友),提防跟车太贴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